您当前的位置:新闻首页 > 玉石文化 > 玉器里的中国文明源代码

玉器里的中国文明源代码

编辑: 存石 | 时间: 2018-11-16

玉器之道》是张远山伏羲学的第二本书。该书综合考古证据和文献证据,全面阐释了华夏玉器的上古起源和中古承袭,精确论证了每种玉器的天文历法对位和宗教神话内涵。《玉器之道》一书收录了精美玉器上千件,这是一本讲述玉器的书,更是一本从玉器探寻中国文明源头的书。

  在《玉器之道》作者张远山看来,现存的先秦文献,不仅严重缺损,而且面目全非,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有四:一是春秋战国百家之学兴起,对于传世文献各有弃取;二是战国末年秦灭六国,尽焚各国史书和相关图籍;三是秦始皇“焚书坑儒”,焚毁百家之书和先秦图籍;四是汉武帝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,废黜百家之书和先秦图籍。四次灭顶之灾,导致大量先秦图籍亡佚……

  张远山说,由于残存先秦文献既非全璧又非原貌,因此陈寅恪知难而退地放弃了先秦研究。王国维知难而上地另辟蹊径,以考古出土的先秦文物补充残存先秦文献之不足,一举成为中国现代学术的开山鼻祖。但是王国维凭借的商代甲骨文、商周金文、商周简帛等夏商周考古材料,顶多只能窥见残存先秦文献以外的一小部分,复原夏商周知识总图依然渺茫。所以在王国维取得重大突破之后,一百年来的先秦研究仍然无法彻底摆脱困境,只能凭借夏商周的新出考古材料补充若干要地,无法复原夏商周的知识总图。

  既然夏商周的知识总图,无法根据夏商周的考古材料直接复原,只能借助秦汉以后的考古材料和夏代以前的考古材料间接补充。对此,张远山说,前者属于逆流而上,颠倒了文化源流和历史因果,所以此路不通;后者属于顺流而下,符合文化源流和历史因果,才是唯一通途。

  盘古开天、女娲造人、伏羲画卦、夸父逐日、羿射九日、嫦娥奔月、共工之怒、炎黄之战……这些美妙的神话,在中华大地上家传户诵、历久弥新,成为华夏全境的炎黄子孙共享的历史记忆,也是凝聚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核心引力。但这些美丽的神话故事,虽然密切维系着华夏乃至全球炎黄子孙的民族感情,却常常被斥为荒诞不经的无稽之谈,因为你无法运用历史文献证明这些神话故事并非空穴来风。三皇五帝史,是自慨叹“百家言黄帝,其文不雅驯,绅先生难言之”的司马迁以来历代史学家们孜孜以求却始终未解的史学谜团,原因是历史文献关于三皇五帝的记载,都支离破碎且矛盾重重,从战国诸子到历代学者更是歧见纷出,以致越来越没人能理清整个头绪……

  张远山在他的书里,令人信服地证明了女娲、伏羲、神农、黄帝等并非特定历史人物的私名,而是相关族群的族名,并且梳理出了与中国考古遗址和考古年代一一对应的神农(炎帝)族与黄帝族两大族群的谱系框架,又结合考古证据和文献证据,分别解析了女娲、伏羲、盘古、夸父等神话人物的由来和神话内容的历史缘起。在《玉器之道》之前出版的《伏羲之道》一书,探索了夏代以前四千年上古伏羲族的彩陶之道,解密了上古至中古的一系列中国之谜。而《玉器之道》则探索了夏代以前四千年上古玉器三族的玉器之道,解密了上古至中古的一系列中国之谜。

  这些中国之谜到底是什么呢?张远山说,主要是观天玉器之谜、祭天玉器之谜、威仪玉器之谜、装饰玉器之谜……《玉器之道》通过上古考古证据与残存先秦文献的全面印证,厘清了上古华夏文化与中古夏商周文明的源流关系和因果关系。二书描述的上古四千年华夏知识总图,既是中古两千年夏商周知识总图的最初基因,也是秦汉以后两千年中华知识总图的终极源头,华夏八千年史的主要脉络至此贯通。

  《玉器之道》里介绍的玉,颠覆了之前我们对于玉的认识:古人以玉为祭,主要是祭拜天上的各种神只,例如北极天帝,北斗星君,四象大神即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,二十八宿诸神等,并在玉上刻画或雕塑众神形象或符号;古代王者的一切,无不与玉相关——以玉为档、以玉为饰、以玉为礼、以玉为兵、以玉为祭、以玉为葬等等;古代王者通过独占观天玉器、祭天玉器等重宝而独占天文研究权、天意解释权及天神祭拜权,并由此而独占人世的统治权;古代王者以玉为密档和书籍,用以记载维系其统治合法性的一切核心知识——天文历法、天帝神只、宗教神话、历史传说等等……

  《玉器之道》一书综合考古证据和文献证据,全面阐释了华夏玉器的上古起源和中古承袭,论证了每种玉器的天文历法对位和宗教神话内涵。从而证明,中华民族自始即是一个具有非凡文化创造力的伟大民族。

  张远山在《玉器之道》一书里对华夏境内的主要玉器出土遗址,在空间上与文献记载的华夏文明发源地进行了对接;在时间上,将遗址的碳十四测定年代与文献记载的华夏古史纪年进行对比,从而完成了八千年华夏玉器的框架性历史定位,为进一步借助玉器的形制与纹样,论证相应历史时期的华夏天文历法、宗教神话等重大历史事实,使从公元前6000年至公元前2000年这四千年的华夏上古历史,不再是虚浮无根的零言碎语或向壁虚构的民间传说,而是“有图为证”的信史。

  如果说《伏羲之道》主要是探讨太阳历的发现与表达,则《玉器之道》更多的是探讨人类文明早期由观星而形成的世界观,解读上古玉器的功能表达和内在的基本发展逻辑。早期的人类还不知地球在自转,不知天旋和地转的关系,见万星绕极,便奉为主宰,仰之,信之。中国丰富的上古玉器,正是早期文明的世界观表达,《玉器之道》对此进行了全面梳理,从而解密中国文明的“源代码”。

  《玉器之道》结合考古证据和文献证据,通过对八千年华夏玉器当中的文化要素的严密论证,梳理了华夏四族的北极天帝形象、北斗猪神形象、其他天神形象之源起和演变过程,还深度辨析了各族神只形象要素在各时期之分化和融合情况。

  对张远山来说,他所创立的伏羲学的宗旨,就是根据夏代以前的考古材料,例如陶、玉、铜以及炎黄之战为研究核心,重心在于对夏商周三易、河图洛书、《山海经》、甲骨文、金文等重大文化命题的探索和解密。复原上古四千年的华夏知识总图,进而结合残存先秦文献,填补夏商周知识总图的知识空白,解密夏商周知识总图的历史疑案,再与秦汉以后的中华知识总图全面对接,最终贯通八千年华夏文化史和四千年中华文明史。

  伏羲学第一书是《伏羲之道》,系统解密了伏羲六十四卦、伏羲太极图以及夏《连山》、商《归藏》、周《周易》的天文历法起源,浑天说、宣夜说、太极说、无极说之谜等。《玉器之道》是张远山伏羲学的第二本书。该书综合考古证据和文献证据,全面阐释了华夏玉器的上古起源和中古承袭,精确论证了每种玉器的天文历法对位和宗教神话内涵。张远山说,伏羲学第三书《青铜之道》业已成稿,仍在修订,将系统解密以饕餮纹为核心的青铜器纹样之天文历法奥秘,以及天干、地支、阴阳、五行、河图、洛书等华夏中古史的重大文化之谜,完成四千年华夏上古史与两千年华夏中古史的全面合龙对接。


网友评论